翻了翻之前写的,突然脸红,这是什么垃圾玩意???但又懒得肝文,一心沉迷于画画【虽然画的也很垃圾】吃枣药丸【死鱼眼】

国庆爽文(三)

*这篇是最短的

*照旧不喜误入

*这篇是某个夜晚的深夜爽文

*私设,所有人的脸都是模糊的

 *ooc

  

  “知道么,听说奈何桥的孟婆来了个助手年轻又有型,真的是羡慕死他老人家了!”也不知是哪位孤魂野鬼嚼着耳根。

  “羡慕你个头!不都看不透,还不快扫地!”

  “哎呦!叫嚷什么,一定会扫的啦!”

  

  在那彼岸花海旁的古朴的石桥上挂着些许青苔,雕刻着说不出名字的纹理唯有那大大的“奈何”才叫人看的分明,其间阵阵阴风穿梭着,转世轮回的魂魄都在这默然地排着队,只有在等到他时才能开口说上几句话,或多是恶毒的咒骂或是低声的抽泣,有人会顺从地接过孟婆的汤,但也有人会反抗,他们...

国庆爽文(二) 童话

*这次是皮呱呢。

*照旧不喜误入

*ooc预警

*前半段是因为呱唧有良好的教育

*另外文风在中间突变过

*开头引用《飞鸟集》里的一小段。向泰戈尔诗人致以最高的敬意!

*不要脸地发上来【快痛殴我吧,瞧我拉低了文的质量呢……】

那穿着王子华贵的衣袍和挂起珠宝项链的孩子,步履匆匆,磕磕绊绊地跑着珠宝洒落了一地去没人将它们从大地的尘灰中拾起,终于宽大的衣袍绊住了他,王冠砸在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,从叶间透过的如雨点般般的阳光散落在已经开始抽泣的小王子身上,他紧紧的咬着唇多年的王室教育叫嚣着快从肮脏的的尘土里起身,但擦红的双膝却已经渗出血液神经向大脑传递着疼痛的讯息。

  小小的王子扶住身...

国庆爽文(一)

经自己所怂恿写的。

这篇是巴克X呱唧的,虽然不容易看出来。总之请大家不要忘记呱唧曾经是位海盗,海盗嘛即使深爱一个人也会有想回海洋自由自在的冲动【可能是我阅历太浅薄了才理解成这样的吧】

另外没有人死哦。

*没错我就是在贴吧上发过的,于是趁国庆即将结束时传上来。另外这个是爽文不喜误入。可能有虫吧。


清晨,海的边缘渲染起几道红,红里还包涵了丝丝黄光。却不知从何处传出几声巨响,扰人清梦。


章鱼堡浮在海的表面,此刻本应是众人沉眠时……


“呱唧!”章鱼堡里令人敬重的巴克队长正满身狼狈,面上占据多数的沉着冷静的笑容如今早已褪下,暗红的血液黏连着北极熊特有的银发,如同那早已扯成...

两个受伤的人的爱情

*自闭格瑞X金【说不清属性】

*流水账式

*格瑞真的OOC

不喜勿喷,这是原则。正文↓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格瑞和金在一起了。

  没有其他人知道。

  这段奇妙的感情就这样沉淀了下来。

  合理又不合理。

  

  格瑞第一次见到金的时候是在一个大花园里,那时他和他的父母一起来拜访金的姐姐秋。

  那天阳光正好。层层叠叠的花艳丽的开着,在阳光下折射着光茫的露珠一滴一滴的从娇艳的花的花瓣上落下,一不小心迷路的格瑞恰好看见了在偌大的花园...

1 / 2

© 四维虫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